您现在的位置:2020年即时开奖 > 学科站点 > 语文 > 正文内容

筑基固本,构建上海科创中心第一节点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1-22 浏览次数:

  
 

   ■“上海的原创性研究还是比较少,从0到1的创新少,1到100的创新多。

  
 

   基础研究有可能5年10年才能出成果,要为研究人员营造一个稳定安心的环境,花时间耐心培育,成果一定会源源不断产生”■“如果没有优秀人才的参与,又怎么能指望科技成果转化取得大的突破呢?”要积极营造更好的创新生态,破除阻碍成果转化的体制藩篱■本报记者孟群舒王闲乐见习记者顾杰过去一年,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大步前进,不仅表现在一批大科学设施建成,量子研究中心等新型研发机构相继成立,更在于持续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努力用制度创新推动科技创新,并促进全面创新。 今年,上海要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基本框架,一系列关键词都围绕着“基本”。

  
 

   比如,作为科创中心建设基本法的《上海市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条例(草案)》,已提交市人代会审议;又如,全面启动张江科学城第二轮82个项目建设,加快形成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基础框架……雄伟大厦都建筑在牢固的基础上。 只有将科创中心建设的每一个基本问题解决好,才能在今年形成基本框架,顺利实现科创中心建设的第一个重要节点。 为此,代表委员们进行了热烈讨论。

  
 

   【两个“关键”】造高精尖设备,让人才近悦远来纵观国际国内,有志于打造科创中心的城市并非个别,而上海积极打造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拥有这样的特质:它是科技创新的重要策源地,自主创新的战略高地,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枢纽。

  
 

   要实现这些目标,提升创新策源能力是核心。

  
 

   市人大代表、市科技工作党委书记刘岩说,提升策源能力,一个关键是建设好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现在搞科研,不再是一把锤子敲敲打打,必须有高精尖的仪器设备。 上海加大力度建设大科学设施装置,就是要为上海、全国以及全世界科学家提供创新的平台。

  
 

   ”“100年来的物理与化学类诺贝尔奖有约七成与科学仪器、技术方法学的创新密切相关,其中超三成直接颁给了创新仪器或技术的科学家。

  
 

   ”市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化学系和生物医学研究院教授张祥民提出,目前可用于源头创新的国产科学仪器和关键技术设备很少,制约着上海创新潜能的发挥,亟需组织制订科学仪器战略规划,明确突破的重点,分步骤、分阶段布局、推进和实施。 从目前看,在“十三五”期间,在国家有关部门大力支持下,上海超强超短激光、转化医学设施等重大科学设施建成运营,今年还将加快组建国家实验室,建成并开放软X射线、活细胞成像平台等大科学设施。

  
 

   市人大代表、复旦大学物理系教授封东来也提出,建设科创中心,人才始终是最稀缺的资源。

  
 

   要建立起人才培养、引进、使用、评价和激励机制,营造近悦远来、人尽其才的发展环境。

  
 

   市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院副院长刘小龙建议,科研团队的人才配置也要进一步优化。

  
 

   “以我们生命科学研究为例,团队中既需要懂生物信息学的人,也要有能做化学分析合成的,更要有懂专利的,通过各司其职,保证科研人员将主要精力集中于基础研究上。

  
 

   ”“目前来看,上海的原创性研究还是比较少,从0到1的创新少,1到100的创新多。 ”市人大代表、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单元技术中心主任胡丽丽建议,要集聚各类优秀人才,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持续投入,同时改变考核方式。

  
 

   “基础研究有可能5年10年才能出成果,要为研究人员营造一个稳定安心的环境,花时间耐心培育,成果一定会源源不断产生。

  
 

   ”【打通“双链”】勿陷入“为创新而创新”小循环市人大代表、华东理工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田禾说,上海不能只有大科学装置,还需要一批“软科学大装置”,也就是要健全科技中介制度,打造一批功能型转化平台,布局若干关键科技信息共享中心。

  
 

   事实上,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并不是新话题,这是多年困扰我国的老问题,却也是科创中心建设绕不开的问题。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与发达国家相差巨大,发达国家的科技成果转化率大多为60%至70%,美国达到了80%,居世界第一。 正是看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此次《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促进创新链与产业链深度融合”。 刘岩表示,作为创新链一方的科研人员,不能陷入“为创新而创新”的小循环。

  
 

   科研人员要甘坐“冷板凳”,开展基础研究、原始创新,但更要能走出“象牙塔”,围绕市场热点、需求痛点、产业空白点开展研究,有效支撑产业发展。 代表产业链的企业,是开展技术创新决策、研发投入、科研组织、成果转化的真正主体,要加大创新资源投入、促进创新成果产出、加大创新模式探索,有实力的企业更应提升基础前沿领域的研究和创新能力。

  
 

   不过,哪怕创新链和产业链都做好了,两者之间没有桥梁还是不行。 刘岩说,“如果没有优秀人才的参与,又怎么能指望科技成果转化取得大的突破呢?”正因为美国这几个问题解决得比其他国家好,所以美国的创新转化率才那么高。 因此,政府部门不仅要发挥规划引领作用,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完善资金链;还要积极营造更好的创新生态,破除阻碍成果转化的体制藩篱。 “权属问题是技术转移中的首要问题。 ”市政协委员、民进市委参政议政部部长胡卫表示,现在一些法律将科技成果等同于国有资产,高校院所对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颇有顾虑。

  
 

   但事实上,不少地方都出台了新政,上海也要解放思想,大力突破。

  
 

   市政协常委、东华大学图书馆馆长方建安也提出,要完善成果转让相关法律法规,与审计部门等统一审计、监管标准,完善递延纳税等税收政策,把科研人员的顾虑打消了,他们才会放手去干。 记者看到,此次提交大会审议的《上海市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条例(草案)》中,明确提出,要建立健全符合科技成果转化规律的国有技术类无形资产监管机制等方式,提高科技成果转化效率。 这是很有针对性的。

  
 

   【系统突破】今年酝酿出台“科改25条升级版”去年开板的科创板,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和科创中心重要结合点。 在此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将科创板打造成服务全国科创企业的重要投融资平台。

  
 

   市人大代表刘民钢建议,科创板可以向纳斯达克学习,设立不同层次的上市门槛,并试点注册制,“纳斯达克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备的企业上市机制和体系,分别是面向小企业的资本市场,面向中型企业的全球市场和面向大型企业的全球优选市场,来满足不同规模企业的融资需求。

  
 

   ”事实上,科创中心建设涉及的不仅是金融,还包括经济、教育、财政等多个领域。

  
 

   随着科创中心建设的推进,会遇到各种深层次的新情况、新问题,正因为这样,各部门必须形成合力,共同构建科创中心建设的制度体系,以制度创新推进科技创新。 “科技成果转化率不高等各种问题,都是‘综合征’,要通过系统改革,综合下药才能解决。 ”刘岩说,改革就是对现有制度的突破,体制机制改革涉及到方方面面,如果其他政府部门不认可,改革是做不下去的。 去年上海推出了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的相关办法,也就是“科改25条”,在制订办法过程中,都与各兄弟部门进行了沟通协商,形成了共识。

  
 

   此次审议的“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条例”,也明晰了各政府部门的职责。 他表示,今年市科委还在酝酿出台“科改25条升级版”,更好将制度优势转化为制度效能,让科创中心的制度根基打得更牢实。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